新闻动态

昔为欧美飞行员,今成解放军教练:西方国家如何防止退役人员为中国效力

发布时间:2022/10/31
  包括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最近开始调查该国退役空军飞行员被中国军队招揽担任教练的情况。军事专家认为,无论是否违法,这些投身解放军的退役军人应被视为背叛祖国和战友的叛徒,西方国家应积极修补相关法律和安全监管漏洞,反制中国利诱各国军事人才、窃取情报的行为。
   
  据路透社25日报道,澳大利亚当局应美国的引渡要求逮捕了一名美国公民、前海军陆战队飞行员杜根(Daniel Edmund Duggan)。消息人士透露,杜根此次被逮捕可能与他在中国的工作有关。
  英国官员18日公布情报称,中方以高薪招募多达三十名退伍英国飞行员,协助解放军了解西方国家如何运作飞机。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国防部官员随后也表示正在调查是否有飞行员受聘为中国军队服务。
  法国媒体《费加罗报》21日披露称,北京一直在积极寻找熟练的法国教官,以指导中国飞行员在航母上着陆,学习北约空军的战略。除了美国和中国,法国是唯一拥有使用弹射器航母的国家。
  英国皇家国防安全联合军种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 Institute)专事空战能力研究的资深研究员贾斯汀·布朗克(Justin Bronk)告诉美国之音,任何将西方机组人员的专业知识和训练方法转让给中国解放军空军的行为,都将构成美国、日本和其他盟国的严重关切。
  “因为迄今为止,中国在改进其飞机、传感器和武器方面取得的进展未能与在为其飞行员进行现实的、有代表性的培训方面取得可比进展相匹配。因此,解放军空军寻求挖走经验丰富的西方飞行员,以帮助缩小与美国和其他西方竞争对手在飞行员能力和培训方面的差距。”
  昔日壮志凌云独行侠,沦为卖友求荣叛国贼?
  据路透社报道,杜根在美军服役十余年后移居澳大利亚,创办了一家名为Top Gun Tasmania的公司,雇用前美国和英国军方飞行员为游客们提供乘坐战斗机的兜风服务。
  该公司网站显示,杜根驾驶的飞行机型包括AV-8鹞II式垂直攻击机(AV-8B Harrier)、T2C橡树舰载教练机(T2C Buckeye)和A4J天鹰式攻击机(A4J Skyhawk),他还具备飞行战术教官资格,拥有美国与澳大利亚签发的航空运输驾驶员执照(ATPL)。杜根于2014年搬到北京工作,目前尚不清楚他和中国军方的具体关系。
  英国广播公司(BBC)上周二援引官员消息指出,中国并不是利用退役飞行员来训练解放军驾驶西方战机,而是利用这些经验丰富的西方飞行员来帮助中国研拟空军战术和能力,年薪可高达约27万美元。
  这类信息可能在台海冲突中至关重要。被招募的英国飞行员都有操作高速喷气式飞机和直升机的经验,驾驶过台风战斗机、美洲豹攻击机、鹞式战斗机和龙卷风战斗机等。不过,没有人驾驶过F-35战斗机。
  据香港媒体《南华早报》10月1日报道,中国军事杂志《兵工科技》刊文说,自解放军海军第一艘航母“辽宁”舰服役十年以来,海军加速训练航母舰载机飞行员,但由于缺乏专为舰载机设计的教练机,进程受到阻碍。
  “中国知道美国飞行员接受的教育和培训水平远远超出中国飞行员,在这两个领域提高水平的最佳方式就是从西方引进人才。”曾驾驶F-16战斗机、为美国空军服役25年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国防政策资深研究员约翰·维纳布尔(John Venable)对美国之音说,他无法预估有多少退役飞行员为中国服务,这个领域有很多灰色地带。
  他介绍说,美国军事飞行员在阅读机密材料之前会签署比保密协议更具约束力的协议,防止泄密给他人。对于战斗机飞行员来说,这些受限制的信息包括雷达导弹防御的技术和射程,以及击败红外制导 (IR) 导弹所需的耀斑序列、程序和机动操作等等。
  “但在此过程中,飞行员还学到了许多其他非机密的东西,这些东西对像中国这样的国家非常有益。中国飞行员受过训练,可以遵循从空对空交战、大型部队演习利用地面控制拦截等任务,这使他们非常‘机械化’(mechanical)。”
  维纳布尔表示,解放军可以在亲身受训中学习美国飞行员灵活掌握战斗机性能的能力和强悍的战斗意识,增强战斗力。
  “这与西方战斗机的使用是背道而驰的,例如基本的战斗机基本机动(近距离格斗,dogfighting)、与大规模部队部署相关的战术和技术、非地面控制定向拦截,还有美国战斗机飞行员的战斗天性与气质。这些非机密的技能和态度使美国飞行员在空中如此高效,虽然你可以在教科书中读到,但如果没有上手训练,并不会真正引起共鸣。”
  美国前高级情报官员、中国情报事务专家尼古拉斯·埃菲迪米亚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挖走美国退休人员的现象屡见不鲜,包括雇佣前中央情报局、国防情报局人员和退役军人,而且试图在绕过法律规则、不触发反情报反应的情况下获得想要的信息。
  “如果联邦调查局提出引渡请求,那么他(杜根)很可能违反了《美国法典》第18卷第793条系列,意味着某种机密或者受限制的信息,杜根没有特权将其给予中国,因为这被认为是美国政府的信息,不是他的。”
  前美国国防部情报局高级情报分析师丹·盖瑞特(Dan Garrett)指出,考虑到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二十大上要求解放军加快建设成为能打赢战争的战备型军队,中国在台湾问题上与美国发生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显著增加,中国政府可能在采取广泛的、多样化的方式来引诱西方前军事人员,不仅局限于飞行员。
  “因此,正如解放军早期为共产主义中国获取航母的秘密军事情报行动一样,它将采用多种行动来实现其目标。”
  盖瑞特表示,即使退役人员仅仅分享非机密或非敏感信息,也可以向解放军间接揭示和传递机密或敏感信息。“仅向对手提供非机密或非敏感信息的衡量标准是一个低标准,不是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零损害的可行‘防御’。”
  此外,他表示,中国可能会通过西方军事飞行员获得一系列无形的作战利益,带来培训者甚至可能不容易辨别和意识到的后果,直接或间接转化为击败对手的更强劲能力,即在未来的战斗场景中击杀美国和盟国、伙伴的军事人员。而且解放军学员也会继续扩大训练其他飞行员,从而成为中国的力量倍增器(force multiplier)。
  “撇开合法性不谈,在训练敌方飞行员以提高中国的技能(即杀伤力)时,可以说这些人不仅没有保护自己的国家,也没有保护他们的战友。” 盖瑞特说。
  埃菲迪米亚德斯也认为,这些背叛国家的飞行员应该被公布姓名,接受公众审视——“过去25年中,中国不将我们视为朋友,而是一直在武装和训练,公开宣称美国是敌人。无论是法国、英国还是澳大利亚的飞行员,尽管他们可以说‘我所做的一切都不违法’。”
  “但他们清楚地明白,自己的行为正在伤害祖国, 正在强化解放军空军和海军,这些知识旨在用于对付盟军。这是不可原谅的背信弃义,无论在技术上是否违反法律,这些人都是叛徒。”
  截至发稿前,美国空军、海军及海军陆战队尚未回复美国之音的采访查询。美国国防部和联邦调查局(FBI)表示拒绝置评。
  退役军人投身敌国,是否为法外之地?
  在法律后果方面,埃菲迪米亚德斯表示,《美国法典》第18卷第793条(18U.S.C.793)、《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 )都有可能适用于中国雇佣美国飞行员的某些案例,泄漏军事机密严重时甚至可判死刑。
  但他强调,在很多情况下,中国的间谍战术有别于美国反情报人员的受训目的、法律的制定方式和调查方式,其手法超出美国军队反情报机构传统的搜寻范围。
  “因此,整个美国的反间谍机构正在步履蹒跚。我们没有负责人,没有关于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的战略计划。中国收集退休人员的资料试图获得机密信息,并且针对美国技术公司, 这类手段超出了美国大多数反情报机构的权限范围。问题在于,中国已经在其全球间谍行动中颠覆了基本规则,而美国或其盟国都没能迎头赶上。”
  埃菲迪米亚德斯认为,要警惕中国政府在干扰美国反情报人员执法时大打“种族牌”,比如司法部“中国行动计划”所使用的调查方式根本不是种族主义。
  “主要使用开源信息,能够识别在特定合同上撒谎的人,这些合同都是公开的。司法部之前取消了这个名字,但是需要继续推进这项工作。”他说。
  传统基金会的维纳布尔指出,如果美国能证明杜根确实分享了美国的军事机密,他可能会被起诉、罚款,甚至入狱。但如果杜根只是为中国军队进行了西方战斗机基本机动(basic fighter maneuvering,BFM)和哲学训练,他很可能不会受到惩罚。
  他强调,不幸的是,目前没有任何规则可以阻止美国战斗机飞行员为了获取报酬在这些灰色地带培训中国军事飞行员,除了指望个人能够秉持爱国主义以及对美国制度的忠诚。
  “通过对中国进行培训,杜根这样的人正在把后来继任的美国飞行员置于危险之中。了解这些风险,并希望保持美军系统的成功和诚信,是阻止我们这一代美国人帮助中国、俄罗斯或朝鲜飞行员提高水平的原因。”
  维纳布尔建议道,“考虑到这一点,美国军方可能希望让军人签署更广泛的限制,禁止他们通过对人员进行战术、技术或程序培训来帮助敌对国家——无论他们是机密的还是非机密的。这里的挑战在于保持诚实正直。”
  英国目前也缺乏有效的法律手段来阻止退役飞行员投奔中国的怀抱。英国国防部表示,这个案例没有违反《官方保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但是英国正在审查整个国防部门使用保密合同和保密协议的情况,新的国家安全法(National Security Bill)将创造更多的工具来应对当代的安全挑战——包括这个挑战。
  英国国防特别委员会主席埃尔伍德(Tobias Ellwood)呼吁剥夺“不爱国”的前英国王家空军飞行员的公民身份。
  埃菲迪米亚德斯对此表示,“英国议会曾经被中国统战部特工李贞驹(Christine Lee)贿赂,议会大吵大闹,但于事无补。这是经典的纸老虎。这些国家会公开抱怨、咆哮和怒吼,但什么也没发生,没有任何法律反对中国的行为。”
  “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需要果断采取行动,并切断中国在军事上发展壮大的许多角度。”他说。


分享到: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南通市通州区通扬南路588号
联系电话:0513-87119922
联系人:李先生
手机:15606292777
邮箱:sales@nt2mt.com
网址:http://www.pingmianmochuang.com
平面磨床  立轴圆台平面磨床  卷板机  液压机  混合器  真空吸盘  精密锻件  防爆电器  液压折弯机  混合器  防爆正压柜  静态混合器  取样器  粉末冶金齿轮
2012 - 2018 南通第二机床有限公司  商道企业网站营销自助管理系统  网站管理  苏ICP备09004781号